苑茗哥

=陆苑茗
凹凸/楚留香/魔道/
谢谢喜欢!

【武暗武】你好,我接了你的悬赏

*武暗武无差向

*角色来源是楚留香手游


初·相逢


蜀枭云轻轻落在雁来客栈前,看似轻松地走了进去。


有人说,雁来客栈不仅仅是一个客栈,更是一个结下万千恩怨的地方。


蜀枭云也不是第一第二次来了,他看也没看红榜上的详细内容,随手便揭下了一张“天级”。


常人的恩仇与他无关,他只需完成任务便好。


如此,时间久了,估计谁都会对世间情仇麻木的。


他轻轻一跃,跃上了客栈的屋顶,那里已经站着一个人了。


长发飘飘,背着不知多重的剑匣,身上一袭白袍。


“这位道长在此,有何贵干?”


那人慢悠悠偏过头,淡然地望着蜀枭云,脸庞似乎还有些稚嫩,至多十七。一双眸子清澈如水,见到蜀枭云的那一刻,似乎眼底起了波澜。


蜀枭云眉头一皱,揭下的那张红榜还捏在手里,他举起来撇了一眼,眉间一抽。

初入江湖的少年,究竟是为何被人挂上了红榜,有何深仇大恨?


他叹了口气,伸手去够背后的刀,握在手中,出自礼貌地道一声。

“你好,我接了你的悬赏。”



置顶

这里陆苑茗!
开学初三了偶尔更新一次
喊苑苑/茗茗/苑茗/陆哥/陆总/苑茗哥都行
不要喊太太/大大/老师一类我会慌
我希望你们能吹爆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主楚留香/魔道/凹凸
平时投些游戏日常或者小脑洞什么的
很少会正经写文
欢迎在评论区提提意见!我会把意见记小本本上!

杠精/ky退散!
欢迎扩列2037813246

明天开始a一年游,不知道回来以后江湖是什么样。

写给自家暗香小哥哥秋黎的,不知道他看不看得到。

那天,在汤池初识你。
我在你身边蹦蹦跳跳,给你发了一个抱抱的邀请。
你同意了,看起来很高兴。
你带着我满汤池跑,跟我聊天。
我也很高兴啊。
然后,我想当你的绑定沧海,你也同意了。
从那晚开始,每个晚上的固定时间,都会上线找你。
刚上线发现你在,打个招呼;下线睡觉,跟你晚安。
金顶和汤池,成了我们经常去的地方。
通过聊天知道,你即将高三,我也即将初三,我们都面临着一次重要的时候。
我和你定下约定,一起a游,高考中考结束再回来。
之后得知,你想要道长。
道长而已,我可以给你找。
此后,我每天都在留意有没有想要暗香的道长。
即便,我明天开始a游了,也没有替你找到。
对不起。
本来想和你一起a的,但是我却要先走。
对不起,食言了。
我会记住和你的约定,中考结束回来。
然后,和你结为情缘。

【暗沧】被捡来的孩子x不老魔女

算是个小脑洞吧,先码一下设定,正文看有时间再写好了。

暗香是男孩子!


沧海:顾温岚

合法萝莉不老魔女,一次前往中土返回的路上,在海边遇见了小时候的暗香,当时的暗香躺在一块漂浮的木板上,然后可爱的小萝莉沧海就看暗香可怜,把暗香带回了浮洲岛。

由于沧海有长生不老的能力所以是合法萝莉,又是与世隔绝,长期住在浮洲岛上,能力不为世人所知,所以被世人称为“不老魔女”。

沧海就把暗香养大,直至暗香成人送其回到中土。


暗香:顾愿

被遗弃的弟子,被人放在一块木板上随风飘扬随着海到处漂泊这样的,然后被沧海捡去抚养长大。

对沧海心怀感激其实不止有感激,成人之后回到中土拜入暗香门下。

然后小暗香被迫选了暗影行当,借取的任务中有取下“不老魔女”的头颅。


差不多就是相爱相杀


尼玛我都写了什么!

太带感了我先脑补一段时间再写好了(……)

日常

很想跟大家叨叨我和一个暗香小哥哥的日常hhh
最近嗑暗沧然后用萝莉号找了一个暗香成男

每天上线第一件事先看“小哥哥小哥哥上线了嘛”

然后两个人做完各自的任务就跑金顶跑汤池

“小哥哥小哥哥我要抱抱!”
“在你旁边,过来。”

“小哥哥小哥哥给我咚一下好不好!”
“我站这,你来。”

“小哥哥小哥哥你觉得小萝莉可不可爱!”
“可爱,不过,你最可爱。”
哎哟我的老脸一红←

小哥哥本来是想找道长的,之前有一个道长本来想把暗香小哥哥带走的,但是因为有什么事所以暗香小哥哥生气了。
“小哥哥小哥哥别气了好不好?”
“我没生气,对了,很晚了,睡觉吧。”
“好!!”
然后我快快乐乐下线睡觉去了←对我心真大

真的是特别喜欢这个小哥哥了!
不过因为他马上高三了,暑假结束就要a游了。
“澜澜(我id顾温澜),我明年暑假回来的时候你还会在吗?”
“会啊会啊!小哥哥我会等你回来的!”

我真的会,等他回来。♡

大概是直播后的无脑产物

天道盟的人,可真是会下狠手。

是护他周全,还是自己逃命?

多简单的答案,护他周全。

你深知,既然天道盟已经发现你的所作为为是在拥护那位万圣阁的少阁主,他们定不会再手下留情。

既然如此,那又如何?
不过是于大半个江湖的人为敌,仅此而已。

------------分割线------------

你和他双双落入山下,不幸中的万幸,你们都挂在了同一棵树上。

方思明估计是从未如此狼狈,他拭去自己脸上的血液,转过头看向你。

他伸出手,想要为你拨开遮住双眼的几根发丝,犹豫几分,却又缩回。

他知道,他不配碰你。
你是“正人君子”,他是万圣阁少阁主。
身份不同,地位不同。

希望他身上的血腥气,没有沾到你身上……还是别看你了。

“唔…”你终于睁开双眼,这才意识到现在的处境。

“哎哎哎?怎么到这里来了??我们不是在和天道盟打吗!!”你慌慌张张地问他,支撑着想要再起来些,大幅度的动作使树枝上下摇晃了两下。

“可真会下狠手。”
“什么?”

刚才的目光还在远方,这一问,方思明突然望向你。
“你明知我是万圣阁的人,竟还要为我赴死,你真的是傻。”

你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都是朋友了,哪还会计较你是不是万圣阁的人啊。”

沉默。

你眨巴眨巴眼睛,盯着没有丝毫反应的他。
“对了,天道盟那些人怎么办?”

“哼,他们?不过是些蝼蚁之辈,竟敢伤你,真该碎尸万段!”
“哎哎哎!别……他们也是为别人着想,估计是认为,我投靠你了吧。”

半闭眼睛的你,睫毛又长又弯,嘴角的弧度也是恰到好处,笑容中有一份无奈,有一份……高兴?

“想到什么了,笑得这么开心?”
“因为,我想到,如果我没有遇见你,会怎么样。”

“不过还好,我还是遇见你的。”

“没有后悔过?”
“绝对没有。”

“这江湖不要也罢,我要你随我,离开中原。”

【暗沧】糖葫芦!!!

*吃我邪教!!!!!!
*不想写长篇就码了一下开头和结尾(中间会不会写完就随缘好了)
*有一个梗是看见暗香成男全脸就要嫁给他
*开头是相识,结尾是恋人设定
*我写的是什么玛丽苏玩意

开头
丁零当啷的铃铛声尤为清脆,小沧海蹦蹦跳跳地经过玲珑坊门口,只听一句“小少侠,来尝尝新鲜的糖葫芦吧!”
沧海转过头,原来是一个靠卖糖葫芦和剑墨养家糊口的小贩。
“糖葫芦好吃吗?”
“好吃!可好吃了!我卖的糖葫芦都是新鲜的!小少侠来一串吧!”小贩满脸堆笑,反复搓着手,道。
“哎哎。居然让小孩子掏钱,这也忒不要脸了吧?”
是一个暗香男弟子!稀有物种!
暗香从不远处的屋顶上跳下,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小贩面前,吓得那小贩往后一摔。
“我看你家糖葫芦不怎么新鲜啊?这几个还特别小,骗骗小朋友也就罢了。”
“大哥哥!我不是小朋友!”
只是个子比较小而已!看着比自己高了几个头的暗香,沧海挥着小拳头蹦了两下,道。
暗香转过身,长发遮住了他半个脸颊,迎面即是一种神秘感。
“好好好,不是小朋友。”
有些怕高的沧海一下子就被举了起来,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暗香肩膀上。
“小家伙,我们去别处吃糖葫芦好不好?”
沧海鼓起嘴,轻轻拍拍暗香的头顶。
“我不是小家伙!!!!”
暗香只是笑,没再说话。
“你理理我嘛!!”
“这不是理了嘛小家伙?”
“呜!不准叫我小家伙!”

结尾
结束了……
沧海跪在暗香面前,两只苍白的小手紧紧握着那只曾经无数次举刀杀人的右手。
那些盖在暗香脸上的头发向旁边滑落,沧海第一次看见暗香的脸。
清秀……即便此时沾满血迹,也能看出眉目间的清秀。因为这张脸的主人,本身是一个温柔的人。
明明是大白天,明明太阳还挂得高高的,沧海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暖意。
“哎…小家伙……”
“你看见我的脸了…是吗……?”
沧海眼里噙着泪花,点点头。
“那你可要……嫁给我了……”
沧海看着暗香半睁着的双眸,哽咽道,“为什么啊…大哥哥……”
暗香似乎发了会儿呆,“让我睡一会儿。”言毕,吃力地笑了。
“大哥哥…?”
笑容凝固。
仿佛天崩地裂,泪珠从沧海稚嫩的脸庞上滚落,一颗又一颗,滴落在暗香的身上。
“我…以后不和你发脾气了!好不好!大哥哥!你醒醒好不好!”

“我…我还想再吃一次糖葫芦……”

一个…脑洞…?

看到空间安利暗沧的,细细品味了一下
暗沧真的好好吃啊!!!!!!
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遇上小萝莉不是很妙吗!!!
当暗香又一次杀了人回来,路上碰到一蹦一跳的小沧海,看到暗香身上的血迹就知道一定又是去杀人了。
即便清楚这是作为暗香的职责,小沧海还是很不高兴,跑上前奶声奶气地问“你是不是又去杀人了?”
“不是叫你不要再去了嘛…”语气里没有指责,但是充满了委屈。
小家伙抬着头,看了暗香一会儿,气鼓鼓地转过身(小萝莉生气很可爱的!!!)
暗香蹲下来,想去抱抱前面的小姑娘,自己毕竟沾满了血腥气,伸出了手又缩了回来。
小沧海突然回过头,正好发现暗香把手缩回去,嘟着嘴问为什么不抱抱她。
就在暗香支支吾吾的时候,小沧海突然跑开,正当暗香困惑的时候又跑了回来,小姑娘把背上的刀放到了一边。
小家伙又跑到暗香背后,跳两下去够匕首,暗香急忙转过身怕伤着小家伙,很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把自己的匕首也放下。
暗香一把抱起沧海,小家伙开心地咯咯笑,搂着脖子就不放手了。



救命我要被甜死了!!!!!!
我觉得如果是暗香成男会很苏(吸溜

是帮思明喂了小狗以后拿到的书👌
当时一遍一遍看了很久
万圣阁的少阁主啊
冷酷无情
手上沾满了多少人的鲜血
可是面具背后的他又有谁懂
他有一个怎样的过去
曾经的那一点快乐被朱文圭亲手碾碎
如此惨淡的童年
还怎么指望他长大以后能快乐
就像来去祖师说的
他心中还有最后一点善意
思明的善良全都因为那份“孝”所以被禁锢了
二丫那章月下独酌的时候也是在说自己啊
真的是超级心疼了……
怎么会有这么个傻孩子……